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
  • 联系电话:0731-85328965
  • 联系邮箱:70037752@qq.com
  • 地 址:长沙市天心区书院南路423号乾城大厦B座8楼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详细信息

《法人》长沙电信曝管理黑洞:31万天价靓号卖出俩月又收回
信息来源:本站 作者:admin 更新日期:2014-7-30 16:50:32
文 《法人》记者 赵记伟     拥有电信工号者盗卖号码的案件频繁发生,电话号码过户的管理规定却被束之高阁   花31万元天价,长沙市民申林通过中国电信耒阳分公司代理商谷宏买下两个…

文 《法人》记者 赵记伟

 

  拥有电信工号者盗卖号码的案件频繁发生,电话号码过户的管理规定却被束之高阁

  花31万元天价,长沙市民申林通过中国电信耒阳分公司代理商谷宏买下两个座机靓号,并在中国电信长沙分公司(以下简称“长沙电信”)营业厅办理了过户手续。让申林意想不到的是,靓号使用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被长沙电信以种种理由收回。

  4月18日,申林起诉长沙电信索要靓号的案件在长沙市雨花区法院开庭。当日,案件审理并未有实际性进展,被告方长沙电信申请追加谷宏等作为被告或第三人。但谷宏目前处于刑事羁押阶段,显然难以出庭应诉。

  《法人》记者调查发现,申林并不是第一个花天价购买靓号后又被收回的消费者。

  天价靓号得而复失

  众所周知,吉祥号码是生意人的门脸。

  在申林的眼里,电话靓号从来都是稀缺资源,受到酒店业、旅游业等企业家的追捧,其价格被热捧到普通电话号码的数百倍甚至更高,却依然是一号难求。

  2013年初,看着正在装修的饭店,申林雄心勃勃准备大干一场,却也为一些小难题苦恼。其中,如何给酒店装上一个吉祥的电话号码,便是他的小烦恼之一。

  就在这个时候,申林结识了中国电信耒阳分公司代理商谷宏。谷宏告诉申林,他手里有一批长沙电信公司的靓号,如果申林愿意,他可以卖给申林,不过价格比较高。

  一心想要靓号的申林马上和谷宏热聊起来,表示价格不是太大问题。最终,申林选中了“0731-8x666666”和“0731-8x333333”两个号码,这两个号码分别是尾数六连号或七连号,确属不可多得的靓号。

  经过双方商议,申林分别以6万元和25万元的天价,买下了这两个靓号。2013年5月15日,申林与谷宏在长沙五一大道见面,并先后在同一家电信营业厅内办理了过户手续,并和自己的手机进行绑定。

  看着中国电信长沙分公司的鲜红印章,申林认为“0731-8x666666”和“0731-8x333333”两个号码已属自己无疑。

  但仅仅是一个月之后,申林先后遭遇变故。

  先是接到一位自称是“于先生”的电话,称他是申林手中“0731-8x333333”靓号的主人;随后,2013年7月8日中午12点,申林的手机收到中国电信10001发送的一条提示信息:“手机号码8x666666已成功取消一号双机功能。”

  申林觉得很纳闷:他本人并未将绑定功能取消,怎么会收到这样的信息呢?当即,申林用另一部手机拨打该座机号码,结果语音提示:“因机组原因,该号码已停止使用。”

  随后,申林查询得知,“0731-8x666666”号码于2013年7月8日17时39分,被过户至湖南嘉信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0731-8x333333”被过户至于某的个人账户,完成过户手续的是中国电信东塘营业厅。

  就这样,申林花31万元天价购买的两个靓号在两个月内得而复失。

  市民怒告电信公司

  在得知两个天价靓号得而复失后,申林愤怒地向长沙电信进行投诉。申林先是拨打了中国电信公司的客服热线“10000”,随后又通过新浪微博反映情况。

  很快,新浪微博加V认证用户“中国电信湖南客服”回复称:“反馈的情况在系统中进行了核实,投诉的号码是代理商未按公司业务规范办理的过户手续,属违规行为。为维护用户权益,我公司应该恢复原用户的相关资料信息。如您对此有异议,建议您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您的权益,我公司坚决服从判决处理。”

  对于电信公司的回复,申林难以接受:他查过谷宏的身份,谷宏确实是电信公司的代理商,拥有电信公司统一的工号;办理靓号过户业务的地点,也是在电信公司五一大道的一家营业厅;因为号码的特殊性,该过户手续还通过了电信公司的层层审核与批准。

  “如果电信公司的代理商,在电信公司的营业厅,盖着电信公司的公章,经过审批后办理的电信业务,公司以‘代理商违规’为由,剥夺申林的合法权益,电信公司还有什么起码的信誉可言?”申林的代理律师刘明说。

  随后,将申林的两个靓号收回的中国电信东塘营业厅值班经理朱里称,鉴于申林之前的电话和微博投诉,电信公司已经报案。如果申林对营业厅的做法有异议,可通过正当途径寻求解决。

  紧接着,中国电信耒阳分公司一胡姓负责人解释,谷宏涉嫌违法操作,已被取消工号,“情况反映给公安机关了,这些号码会返还给原机主”。

  号码被收走了,申林高达31万元的经济损失却无人承担。迫于无奈,申林只好走上诉讼之路。

  2014年3月10日,申林聘请律师起诉长沙电信,要求判决此前的靓号交易合同有效,将两个靓号归还,并承担因诉讼引发的经济损失和诉讼费用。

  3月11日,长沙市雨花区法院通知申林,已经就该合同纠纷立案。

  电信公司要求追加被告

  事实清楚,诉求明确,申林认为很快就能通过法院讨回公道。

  3月17日,长沙电信向法院提交了《追加被告与第三人申请书》,申请追加谷宏、湖南嘉信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为被告或第三人参加诉讼。

  但是此时,谷宏已经因电信公司报案而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并旋即被检察机关批捕和提起公诉,目前羁押在看守所。

  申林代理律师刘明指出,如果法院追加谷宏为被告,这意味着申林与长沙电信的纠纷案,得等谷宏的刑事判决尘埃落定后方能继续,而目前谷宏一审尚未判决,那么申林的诉讼结果将遥遥无期。

  4月18日,雨花区法院依法开庭审理此案。

  法庭上,长沙电信代理人提交了一份来自谷宏案检方的起诉书。根据检察机关的起诉书,谷宏从2012年起利用在湖南省耒阳市开办电信业务代办点之便,进入电信业务系统查询他人欠费或停机的手机靓号,然后非法将这些靓号过户至自己或可以掌控的人名下,再高价出售。2013年3月,谷宏发现“0731-8x666666”小灵通号码处于欠费状态,于是利用中国电信业务工作平台的漏洞,办理了一张电信手机卡同此号码捆绑在一起,交清所欠话费后,变成此号码的使用者,随后以3.5万元的价格卖给申林。

  2013年7月,该号码被长沙电信收回,造成申林3.5万元损失。随后,谷宏使用同样手段获得了号码“0731-8*333333”,并以6万元的价格卖给申林。2013年7月8日,该号码被收回,造成申林损失6万元。

  因此,长沙电信认为申林的损失为9.5万元,而不是申林所称的31万元。

  纠纷背后的管理黑洞

  不管是9.5万元还是31万元,申林承受损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律师刘明称,整个事件,申林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过错,他和每一位普通消费者一样,面对的是拥有电信工号的代理商,在长沙电信的营业厅办理业务,所办业务经受了长沙电信的审批,并签署了业务服务合同。如果申林因此蒙受损失,这就意味着每一位消费者都可能步申林之后尘,莫名其妙地因中国电信的内部管理漏洞权益受损。而在此过程中,长沙电信并未就管理问题主动对申林给予过任何补救措施,只是“建议您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您的权益,我公司坚决服从判决处理。”

  与此同时,《法人》记者调查发现,申林并不是这起案件的唯一受害者。

  同样在2013年5月期间,山东籍通讯业老板沈某从事手机靓号销售生意,也是从谷宏手中买了22个电信靓号,号码陆续过户到自己名下后,支付了11万多元。同年5月29日,沈某发现靓号中一个号码无法使用,随后发现机主姓名已被改变。很快,其余的电信号码也陆续出现类似情况。

  对于电信号码如此被非法倒卖,中国电信是如何进行监管的?《法人》记者随后联系了长沙电信。

  中国电信公司客服热线“7108”号工作人员告诉《法人》记者:“如果客户要办理电话号码过户手续,必须由过户双方本人持有效身份证件原件,到电信公司营业厅方可办理。”

  长沙电信钟姓负责人则表示,中国电信有一套关于电话号码过户的管理规定,但是因为谷宏是电信公司的代理商,公司赋予了他一定的权限,谷宏利用这一权限实施了犯罪行为。

  谷宏是如何突破严格的电信管理规定,非法办理过户手续的?谷宏的过户手续又是如何得到长沙电信领导的审批通过的?这些问题还需假以时日等待谷宏案的最终判决来揭秘。

  2013年1月,同样是一位花高价购买电信靓号的消费者关先生,在河南省洛阳一家中国电信营业厅办理号码后不到一天,该号码便被非法倒卖,电信系统连恶意买号者的信息都未保留。

  而此前买号并使用过的关先生,系统查询不到他的工单信息。电信公司内部人士对此表示,关先生的信息肯定是被删除了,根据规定,删除还必须经过公司高层签字才行。

  2011年7月,长沙市民许振伟同样是在长沙一家中国电信营业厅办理停机保号业务,结果被电信营业厅工作人员黄某盗用其身份证信息,该号码随后被高价卖出。

  拥有电信工号者盗卖号码的案件频繁发生,电话号码过户的管理规定却束之高阁,在此管理黑洞下,无辜的消费者无端蒙受经济损失和生活干扰,身为大型央企的中国电信或是放任不管,或是个别领导故意为之。

  “但,我相信法律一定会还消费者一个公道。”律师刘明如是认为。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客服专员

新浪微博: